prom-right2

中國稅務

台商轉讓大陸公司股權的台灣納稅分析

【2021-08-23/經濟日報/A8版】TOP

台商轉讓大陸公司股權除了大陸納稅義務外,也不可忽略因台灣居民身分所衍生的台灣納稅義務。

台商不管因為何種理由轉讓在大陸的公司股權,也不管是直接轉讓或間接轉讓,除了在大陸要納稅外,不能忽略在台灣也有納稅義務。

台商在大陸投資可分為個人直接投資和間接投資兩大類,直接投資是指台商以台灣個人名義直接持有大陸公司股權,雖然多數台商都是間接透過第三地境外公司投資大陸,但實務中還是有台商以個人身分直接持有大陸公司股權。

根據台灣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來源於大陸的所得要併同台灣所得課稅,所以台商個人直接出售大陸公司股權,必須在台灣申報財產交易所得,課徵5%-40%的綜所稅;另外,因轉讓大陸公司股權而在大陸支付的稅負,按規定可以在台灣納稅時進行抵扣。

至於多數台商採用的一層或多層境外公司持有大陸公司股權架構,若台商出售的是境外公司股權,不是大陸公司股權,則屬於台灣稅務居民海外所得的課稅範圍,須計算稅率為20%的最低稅負;若台商是以境外公司為主體,間接轉讓大陸公司股權,那轉讓所得可以先匯到境外公司停留,等利潤分配後回到台商個人帳戶時才繳納海外所得稅。

雖然台灣國稅局不易取得台商海外投資資訊,較難主動查核台商在海外股權異動情形,但近幾年台灣陸續頒布新政策加強海外所得查核力度,例如金融帳戶資訊交換(CRS)、防制洗錢法要求銀行調查最終受益人等,都可以讓國稅局掌握更多台商轉讓大陸公司股權的課稅資料。

有上市計劃的台商則要特別注意,不管是在哪裏上市,台商都必須在送件申請上市前,完備赴大陸投資的台灣法定程序,由於投資大陸或股權變更資料都會在台灣主管機關留存,一旦過去七年內有股權轉讓應該在台灣課稅但沒有申報者,就可能被國稅局發函詢問甚至補繳稅款。

除上述的個人所得稅外,台商還需注意境外公司股權的贈與,也在台灣贈與稅法的課稅範圍內,由於境外公司變更股東名冊只須書面審查,不需檢附匯款水單,未來在海外資訊逐漸透明下,沒有支付合理股款或只變更股東名冊卻沒有支付股款的情形,都可能會涉及到台灣贈與稅的風險。

台灣的CFC(受控外國公司)最快將於2022年實施,CFC實施後將大幅提升台商轉讓大陸公司股權在台灣納稅的成本,過去如BVI、薩摩亞、香港等免稅天堂的境外公司,所產生的利潤也因CFC生效而被穿透,直接就視為台商已實現的海外所得而必須在台灣納稅。

過去台商藉由間接轉讓股權,遞延在台灣繳稅的架構設計方式,因CFC實施,除了會被直接穿透視為已實現所得而必須在台灣納稅外,打算上市的台商還要留意,上市過程中的海外股權重組是否合法納稅,必將成為輔導上市中介機構關注重點。

最後,台商要注意CFC規定在認列境外公司利潤時,需要提交境外公司依台灣會計準則編製的財務報表,目前台商多以銀行往來明細編製流水帳,或是香港公司因每年的申報義務出具依當地會計準則編製的報表,未來要如何出具符合台灣會計準則的財務報表也是一大重點。

北京出招 阻假離婚真買房

【2021/08/07/經濟日報/A9版】TOP

大陸房市調控再出招,為阻止「假離婚真買房」的歪風,北京市要求原家庭住房套數超過限購,離婚三年內不得買房;杭州要求新落戶需社保繳滿兩年、外地戶籍要繳滿四年才能買房;成都宣布透過住房贈與「騰挪」購房資格將無效。

中原地產研究中心數據顯示,今年前七月全大陸房地產調控高達352次(去年同期為336次),平均每月調控50次。業內人士指出,下半年房地產市場降溫概率增大,尤其體現為一二線重點城市和過熱的三四線城市。

中新經緯報導,北京市住建委5日發布公告,即日起夫妻離異的,原家庭在離異前擁有住房套數不符合本市商品住房限購政策規定,自離異之日起三年內,任何一方均不得在本市購買商品住房。

易居研究院智庫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端分析,北京此次限購屬於「打補丁」和「堵漏洞」,相關家庭想透過離異方式來騙取購房資格的行為,已經難以走通,堵住了藉假離婚來變相炒房的行為。

同日,杭州發布通知,在加強住房限購方面,落戶杭州未滿五年的戶籍家庭,連續繳納社保滿兩年,方可買一套房;非杭州戶籍家庭,在購房之日前四年起連續繳納城鎮社保或個人所得稅滿四年,可買一套房。

嚴躍進分析,杭州調控政策可以看出兩個變化,第一過去空掛戶口無實際社保的將面臨限購壓力,第二過去外地戶籍社保繳納需要兩年,而現在為四年,代表杭州限購政策升級,進一步體現了當前調控的特點,也就是堵住政策漏洞、繼續從緊從嚴的導向。

證券時報報導,成都市住建局也在5日發布通知,強調房屋所有權人將住房贈與直系親屬, 若受贈人不具備購房資格,則贈與的住房自產權登記之日起五年內,仍計入贈與人家庭住房總套數審核購房資格,同時還要計入受贈人名下。

7月23日,住建部、發改委等八部門聯合發布「關於持續整治規範房地產市場秩序的通知」,力爭用三年左右時間實現房地產市場秩序明顯好轉,隨後武漢、東莞等地紛紛公布房地產市場調控政策。

北京出招 阻假離婚真買房

【2021/08/07/經濟日報/A9版】TOP

大陸房市調控再出招,為阻止「假離婚真買房」的歪風,北京市要求原家庭住房套數超過限購,離婚三年內不得買房;杭州要求新落戶需社保繳滿兩年、外地戶籍要繳滿四年才能買房;成都宣布透過住房贈與「騰挪」購房資格將無效。

中原地產研究中心數據顯示,今年前七月全大陸房地產調控高達352次(去年同期為336次),平均每月調控50次。業內人士指出,下半年房地產市場降溫概率增大,尤其體現為一二線重點城市和過熱的三四線城市。

中新經緯報導,北京市住建委5日發布公告,即日起夫妻離異的,原家庭在離異前擁有住房套數不符合本市商品住房限購政策規定,自離異之日起三年內,任何一方均不得在本市購買商品住房。

易居研究院智庫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端分析,北京此次限購屬於「打補丁」和「堵漏洞」,相關家庭想透過離異方式來騙取購房資格的行為,已經難以走通,堵住了藉假離婚來變相炒房的行為。

同日,杭州發布通知,在加強住房限購方面,落戶杭州未滿五年的戶籍家庭,連續繳納社保滿兩年,方可買一套房;非杭州戶籍家庭,在購房之日前四年起連續繳納城鎮社保或個人所得稅滿四年,可買一套房。

嚴躍進分析,杭州調控政策可以看出兩個變化,第一過去空掛戶口無實際社保的將面臨限購壓力,第二過去外地戶籍社保繳納需要兩年,而現在為四年,代表杭州限購政策升級,進一步體現了當前調控的特點,也就是堵住政策漏洞、繼續從緊從嚴的導向。

證券時報報導,成都市住建局也在5日發布通知,強調房屋所有權人將住房贈與直系親屬, 若受贈人不具備購房資格,則贈與的住房自產權登記之日起五年內,仍計入贈與人家庭住房總套數審核購房資格,同時還要計入受贈人名下。

7月23日,住建部、發改委等八部門聯合發布「關於持續整治規範房地產市場秩序的通知」,力爭用三年左右時間實現房地產市場秩序明顯好轉,隨後武漢、東莞等地紛紛公布房地產市場調控政策。

涉虛開騙稅企業 陸揪7.21萬戶

【2021/07/27/聯合報/B2版】TOP

大陸稅務機關繼續打擊虛開騙稅違法犯罪行為。大陸國家稅務總局稽查局副局長付利平26日表示,今年上半年,稅務機關檢查涉嫌虛開騙稅企業7.21萬戶,配合公安機關對3728名犯罪嫌疑人採取強制措施,另有1085名犯罪嫌疑人主動投案自首,有效遏制了虛開騙稅的猖獗勢頭,維護了法治、公平的稅收營商環境。

中新社報導,26日在北京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付利平表示,對沒有實際經營業務只為虛開發票的假企業、沒有實際出口只為騙取退稅的假出口、不具備條件只為騙取稅收優惠的假申報,今年上半年相繼開展了多個批次的集中打擊行動。

2018年8月以來,大陸國家稅務總局、公安部、海關總署、中國人民銀行等四部門,聯合展開打擊虛開騙稅違法犯罪專項行動,查辦了一批大案要案。付利平表示,今年1月增值稅專用發票電子化試點全面推行後,出現了虛開電子發票的新動向。四部門組織專門力量集中打擊,已經成功破獲多起案件。

當天,國家稅務總局曝光了三起虛開騙稅典型案例。2020年5月,浙江湖州稅務等四部門,聯合打掉虛開、地下錢莊和騙稅犯罪團夥5個,抓獲犯罪嫌疑人20人。經查,該團夥在沒有實際貨物交易情況下,虛開發票,虛假出口,騙取出口退稅,涉及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730份,虛開金額2.17億元(人民幣,下同),騙取出口退稅2087.32萬元。

打擊違法犯罪的同時,稅務機關在全國推行首批10項稅務行政處罰「首違不罰」事項清單,對納稅人容錯糾錯空間擴容明顯。國家稅務總局納稅服務司司長韓國榮舉例說,江蘇稅務機關推行「首違不罰」清單後,納稅申報、發票管理等方面的稅收違法行為處罰量下降約三成,經過「首違不罰」的納稅人,90%不再發生同類違法行為。

台商間接處分陸資產 兩風險

【2021/07/27/經濟日報/A12版】TOP

台商想處分中國大陸的資產,須留意間接處分股權時,稅務上有二項風險,安侯建業聯合會計師事務所昨(26)日指出,首先,在認定處分收益時,陸方傾向將收益都歸屬到大陸境內,讓當地要繳的稅變多。

其次,若一次打包出售跨省市多間公司,還有可能因為各地稅局分別認定扣繳,令賣家吃虧。

安侯建業稅務投資部會計師劉中惠指出,有意部分退出大陸市場的台商,如何退出、如何變現、如何繳稅很關鍵,台商當然可選擇當地賣掉營運資產後,再關掉公司,但也有很多台商認為這樣太麻煩,想直接把公司賣掉。

簡單情境,可能是出售大陸子公司股權,但許多更複雜的情況,則是採用間接轉讓方式,賣掉大陸子公司上層的境外控股公司。劉中惠表示,台商可能覺得出售控股公司,可以打包賣掉整個公司及資產,想像上最方便,實際上眉角卻很多。

劉中惠指出,理論上三種處分方式都換湯不換藥,在大陸的納稅義務也相等,但大陸稅局的認定卻不太一樣。

特別針對「間接轉讓」的樣態,劉中惠表示,當整段交易產生獲利時,大陸稅局傾向將溢價歸給大陸子公司,境外公司只能按資產淨值計算抵減,舉個極端的例子,假設境外控股公司帳面上有累積虧損,計算出售公司的所得時,稅負因這樣的計算方式而增加,即便賣家欲主張境外股權,應享有溢價,但要提出有力的證據說服大陸稅局,卻相對困難。

安侯建業稅務投資部協理任之恒也提到,若一次性間接處分多家大陸公司,還必須分別到各公司所在地稅務機關申報,部分地區若為虧損,未必可抵減獲利公司的所得。

任之恒表示,這類樣態出售時,就需要仔細規劃,如當年美國沃爾瑪透過BVI公司交易,間接收購大陸境內65家好又多超市時,曾經藉由稅務總局的協助,確定各省市的收入分配方案,相對就比較符合股東利益。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