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right2

稅務新聞

家族企業省遺產稅 有撇步

會計師提醒預先規劃 善用免稅額分年贈與、配偶剩餘財產差額請求權

【2018-12-05/經濟日報/A14版】TOP

大型家族企業面臨傳承及遺產稅務議題,通常企業家都會在生前妥善做好安排,像是利用贈與稅免稅額分年贈與、善用配偶剩餘財產差額請求權等,只要事先做好稅務規劃,可省下大筆稅金。

裕隆集團董事長嚴凱泰辭世,企業家對於遺產的安排以及家族傳承議題,再度成為關注焦點。會計師表示,如果不是意外驟逝,大部分的企業家都會事先做好稅務規劃,尤其立法院去年三讀遺贈稅改採累進稅率後,許多富人都已透過分年贈與、每年享有220萬免稅額的方式來節稅。

依據遺贈稅法規定,企業家辭世後,遺產稅的計算是依據辭世當天的遺產總額,減除免稅額、扣除額後所得的課稅遺產淨額,依據累進稅率、累進差額等來計算應納遺產稅額。

因此,企業家的繼承人可盤點各項扣除額,例如遺有配偶可扣除493萬元,加上扶養親屬扣除額、直系血親卑親屬扣除額等,以及生前未償債務、未納之稅捐、罰鍰、罰金,喪葬費123萬等,計算出遺產淨額,再根據對應稅率、累進差額計算遺產稅。

會計師表示,遺產稅實際可能課徵多少,仍需看到財報才有辦法依個案論處,不過現行稅法規定的非常清楚,且一般大型企業一定都會事先做好資產及節稅規劃,以利家族企業傳承及遺產安排。

會計師也提到,生存配偶可主張剩餘財產差額分配請求權,將雙方剩餘財產相減後均分,也就是先分配死亡配偶的「一半」財產,僅就剩餘財產繳納遺產稅即可,可省下大幅遺產稅。

善用新公司法 家族企業永續傳承

安侯建業家族辦公室辦研討會 協助企業在符合新法與稅法、找出合適傳承工具

【2018-12-05/經濟日報/A14版】TOP

經產官學界多次的激盪與思辯今年新修正的公司法,在11月1日正式上路了!公司法不僅是商業基本大法,對於家族企業的傳承規畫,也提供許多可供運用的工具,現今許多企業正面臨接班傳承問題,如何經由籌資、股權規畫或閉鎖性公司的設立等,妥適安排家族企業的未來,將成為家族企業是否能夠永續發展下去的重要關鍵。

為讓家族企業了解在新版公司法下,如何針對自身公司情況,商議並設計出適切的制度解決傳承問題,安侯建業家族辦公室日前舉辦「公司法下的家族傳承」研討會,分享公司法修正後對家族企業傳承及稅務規畫的影響。

修正後的公司法,為家族傳承提供許多經營彈性的空間,像以往傳承系統最大的問題之一,在於很難將「管理權」與「現金流量分配權」分別處理,新公司法就提供很好的基業傳承工具來處理這個議題。

新法上路

家族規畫多元彈性

此次新修公司法是歷來最貼近實務的一次修正,無論是股份有限公司或是有限公司,在家族傳承上的規畫上,都多了可以彈性運用的空間,再搭配運用前次修正所立的閉鎖性公司專章,可達到家族傳承的目的。

之前公司法規定,只有閉鎖性公司可一年有二次盈餘分派或虧損撥補,新版公司法擴大適用範圍,增訂第228條之1,讓所有股份有限公司均得在公司章程中訂明每季或每半會計年度盈餘分派或虧損撥補,此條規定的好處,在於可以彈性安排家族傳承規畫,尤其是不參與經營的家族成員,可透過期中盈餘分派方式逐季或每半年發放較小金額的股利,更容易達成照顧家族成員目的。

不過,修訂後公司法雖使盈餘分派更為彈性,但在實務上,針對某些程序性問題仍有待主管機關釐清,例如若公司期中分配盈餘後,超額分配應如何處理的問題。

此外,公司法第157條修正後,家族企業可透過發行複數表決權、特定事項否決權(黃金股)、限制、制止當選董監、保障當選董事席次、一股轉換為多股、轉讓限制等不同功能的特別股,將公司股東權利依照經營權及經濟利益拆分,使特定優秀家族成員負責經營家族企業,其他家族成員得穩定享有家族企業的經濟利益。但他也提醒,有關於限制轉讓的部分,在股份有限公司僅限於特別股的部分,若要限制普通股股權轉讓,則須搭配閉鎖性股份有限公司來作規畫。

國際反避稅

傳承思維及時調整

公司法大翻修對家族傳承是大利多,除了家族企業盈餘分配得以多元化、得發行多元屬性特別股外,有關家族股東的共同行使表決權部分,非公開發行公司得以書面契約約定共同行使股東表決權,也可成立股東表決權信託契約,能以此匯聚相同理念的家族股東,達到所需要的表決權數。另外,公司也可發行面額或無面額股票,增加家族企業的資本制度彈性,對不同批次的資本形成,採取更具彈性的訂價及發行數量安排。

過去公司法要求每一公司均需設三董一監,而家族公司在成員相對單純的情況下,常須找外部人才能符合公司法要求。新公司法下非公開發行股票公司的董事人數已彈性放寬,董事僅一人亦可,因此家族公司也可選擇由第一代擔任董事,以符實際,治理更有彈性。

最後,在公司法修正後,包括家族控股公司、閉鎖性公司,以及常被運用的基金會、家族憲法、公益信託、境內或境外信託等,都是目前在家族傳承上常被運用的工具,但仍須依個別情況,審視不同傳承工具的稅負負擔,作好租稅治理。

在目前反避稅的浪潮下,共同申報準則(CRS)、反洗錢及資恐防制等相關規定「一波接一波」,在資訊日益透明的情況下,稅務機關對訊息掌握度已大幅提升,因此家族傳承規畫已不能再用以前的觀念思考,應及時調整,才能合法正道、永續傳承。

欠稅年年增 累計達1,394億

台北國稅局536億最多 取得執行憑證後的徵起件數逐年減少 多數難追討 造成租稅不公

【2018-12-07/經濟日報/B4版】TOP

立法院預算中心報告指出,欠稅金額居高不下,五區國稅局累計至去(106)年底高達1,394億餘元,且每年仍新增近百億元,致累積金額龐大;而取得執行憑證後的徵起件數逐年減少,且多數恐已追討無著,除影響政府財政收入,也造成租稅不公。

五區國稅局累積欠稅金額以台北國稅局最高,達536.6億元,其次是北區國稅局的396億元,中區國稅局的232.2億元排名第三,高雄國稅局近139.7億元,南區國稅局89.4億元。對此,台北國稅局表示,因北市稅收占總稅收四成,「絕對數字」看起來最高,但如以「相對數字」來看,台北國稅局並未較其他國稅局欠稅金額高。

以106年度來說,五區國稅局新增欠稅件數11.6萬件、金額99.1億元。其中新增欠稅額以台北國稅局最鉅,近33.8億元,占34%;新增欠稅件數則以北區國稅局最多,計4.7萬件,占40.5%。

報告指出,每年仍新增近百億元欠稅,致累積欠稅金額高居不下,除影響政府財政收入外,對於依法納稅義務人也造成租稅不公平。

雖然國稅局對於欠稅者會移送執行,但報告強調,取得執行憑證後的徵起件數逐年減少,且多數恐已追討無著。

以104年度至106年度各區國稅局欠稅取得執行憑證金額分別為385.4億元、402.5億元、476.9億元;同期間取得執行憑證後的徵起件數分別為4.3億元、4.2億元、2.7億元,金額逐年減少。

報告認為,稽徵機關對於已取得執行憑證的欠稅案件,雖會定期查調欠稅人的財產、所得、戶籍現況,查到有財產時即檢附戶籍及財產資料再移送執行,但已取得執行憑證的欠稅徵起困難,金額逐年減少,以致取得執行憑證的累積欠稅金額逐年增加,而經法院核發執行憑證的欠稅人通常已無財產可執行,大部分欠稅恐追討無著,建議善用現代資訊技術及科技以強化徵收成效。

此外,報告表示,審計部查核發現各國稅稽徵機關有未提供欠稅人勞保及健保投保情形、公共工程承攬等資料給行政執行分署,或未依規定辦理限制出境等情事,不利欠稅案件執行,宜檢討改進。

名模條款  年收逾223萬才受惠

所得稅申報3大項目核實課稅

【2018-12-08/聯合晚報/A1版】TOP

行政院會通過財政部所提所得稅法第14條、第126條修正案,也就是俗稱的「名模條款」,針對治裝費、職業工具支出以及進修訓練費三大項目,於申報所得稅時可採核實課稅,每項最高可減除薪資收入的3%。會計師實際試算,年收入超過223萬者採核實課稅可能較為優惠,一般受薪階級較難適用。

財政部提醒,為了順利申報,納稅義務人必須事先收集消費發票或進修教育機構收據等正式單據,甚至必須拍照舉證此項消費為職業專用,避免被駁回。

名模林若亞不滿治裝費報列所得稅扣除額遭拒而聲請釋憲,大法官作出釋字745號解釋宣告所得稅法相關規定違憲,財政部因而提出所得稅法第14條修正案,除現行20萬元薪資特別扣除額外,新增核實課稅選擇,針對治裝費、職業工具支出以及進修訓練費用三大項目,最高各可減除3% 。

KPMG安侯建業會計師事務所試算,年所得200萬元,三項目均可申報的狀況下,選擇現行定額扣除額20萬元最簡便也合算;年所得達300萬元,因為三項目可申報數達24萬元,選擇核實扣除申報才較有利。

財政部說,今年起薪資特別扣除額提高至20萬元,對一般受薪階級應已足夠,新增核實扣除主要針對年所得逾223萬的高所得者設計,符合大法官釋憲要求,也不應限定為單為名模打造的「名模條款」。

安永聯合會計師事務所稅務服務部執業會計師楊建華提供更簡便選擇方式,民眾只要將全年薪資總額乘以9%(三項目各可減除3%),再以是否逾20萬判斷;即使超過20萬,還要進一步篩選符合可扣除三大項目的單據,如果仍大於20萬,即可選擇以核實扣除申報所得稅。

如果要真正享受薪資核實扣除優惠,官員提醒,必須證明特定支出為「職業專用」、自己實際負擔,並需檢附發票或支出證明。建議高所得者平日應養成收集單據習慣,包括租用或購置高價服裝的發票、進修教育機構的學費收據等,凡正式單據均可採認。未來子法也將針對進修訓練費訂定特定機構的明確標準。

一般預料,未來執行上面臨的最大問題恐為需證明「職業專用」,舉例而言,男星為參與金馬獎購置高價燕尾服後,如又在出席婚宴時穿著,是否就會被剔除在適用範圍?官員面帶難色回應,只要能夠充分舉證即可認列,而除了消費單據,如可檢附照片,證明燕尾服為工作使用也較易通過審核。

此外,如果一名業務員為了工作方便並提升身價,購置名車代步跑業務,平日又載家人出遊,是否可申報扣除?官員分析,貨車或卡車較可被認定為工作需要,汽車則難被視為職業工具支出,不過實務上仍會針對各行業特性進行個案評估。

今年九合一選舉,個人對政黨、政治團體及參選人之捐贈,得依規定申報綜所稅列舉扣除額

【2018-12-05/臺北國稅局】TOP

財政部臺北國稅局表示,個人對政黨、政治團體及參選人之捐贈,可於政治獻金法規定之限額內,申報綜合所得稅列舉捐贈扣除額。

該局說明,依政治獻金法規定,個人對同一參選人每年捐贈總額不得超過10萬元,對同一政黨、政治團體不得超過30萬元。個人對政黨、政治團體及參選人之捐贈,於申報綜合所得稅時,可作為當年度列舉扣除額,但每一申報戶可扣除總額不得超過20萬元,且不得超過當年度申報之綜合所得總額20%。又這項扣除額是可以和所得稅法第17條規定對於教育、文化、公益、慈善機構或團體之捐贈列舉扣除額分別列報。

該局進一步說明,個人107年對政黨之捐贈,受贈政黨於105年度立法委員選舉推薦候選人之得票率須達1%(如:民主進步黨、中國國民黨、親民黨、時代力量、新黨、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臺灣團結聯盟、信心希望聯盟及民國黨),始得列報列舉扣除。個人捐贈政黨、政治團體、參選人取得之收據如不符合監察院規定格式、參選人未依法登記為候選人或登記後其候選資格經撤銷者、或捐贈之政治獻金經擬參選人依規定返還或繳交受理申報機關(監察院)辦理繳庫者,則該捐贈不予認定。

該局提醒,納稅義務人於明(108)年5月辦理107年度綜合所得稅申報時,如列報對政黨、政治團體及參選人之捐贈,應檢附政治獻金收據正本供稽徵機關核認。

Go to top